2019-0604 可口可樂真的很會! 品牌跨界設計讓產品賣到缺貨!
2019-0605 浮世繪版《復仇者聯盟》!日本插畫家 Takumi 筆下的鋼鐵人、美國隊長、黑寡婦等漫威英雄
2019-0613 以《2001 太空漫遊》為靈感:太空感透明蜂蜜膠囊包裝設計,讓人忍不住玩轉的自由流動氣泡!
2019-0616 開封就像在採蜜!英國蜂蜜新包裝炫目登場,紙花開綻採蜜趣!
2019-0626 蓋章蓋出角色個性!Baku Maeda 打造「印章插畫」,巧妙印出逗趣人物及動物角色
2019-0628 保持奇怪!美國咖啡品牌 Superthing 以誇張、超現實插畫風格,打造鮮明包裝設計
2019-0629 回收舊書作畫!藝術家 Mike Stilkey 以書脊為畫布,舊書新生繪出神秘故事
2019-0703 粉餅盒太美!邀創意人操刀,日本資生堂「Gallery Compact」限量上市
2019-0712 來趟字型採集小旅行!手寫創作、印刷字帖、電腦字型,台灣街頭老招牌裡的文字記憶
2019-0728 減塑包裝設計!日本設計師打造一款減少污染、無限組合,可重複使用的新型態包裝


Welcome to Our Protfolio

來趟字型採集小旅行!手寫創作、印刷字帖、電腦字型,台灣街頭老招牌裡的文字記憶



你可曾注意生活周遭出現過哪些有趣的字型?你是否也曾把看板上特別的字型用相機拍下來?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人走路不專心,因為網路社群平台和相關書籍的討論,開始留意這些每日擦身而過的文字。蒐集向來是研究的入門,這般透過攝影記錄下這些昔日留下、未來可能消逝的字體的新興興趣,我稱為「採集字型標本」。



採集文字,採集時代的片段

人類的文明當中,最重要的產物莫過於文字的發明,它開啟了文化知識的傳遞與紀錄。台灣過去50年,是全世界使用正體漢字最多的國家。二戰後的台灣,民生上大量的社會需求,從小麵攤的菜單、路牌、到政府機關外牆上的政令宣傳,透過手寫或是工具的複製,衍生出許多不同的字型。隨著中文字從中國來到台灣,因應本地的文化發展,產生的種類也越來越多。如同生物分類學一樣,產生從固有字體變化出的亞種,也有設計師獨創的特有種。這些公共應用字型隨著時代可以簡分為:手寫創作、印刷字帖、電腦字型3種主要來源。



手寫創作

手寫文字的趣味在於每一個人的文字都有不同特色,從筆畫的粗細大小到選用的顏色,各有不同表情。而手繪的海報與字體,會出現在紙、木版或是壓克力等不同生活的空間,這些手繪招牌往往充滿人情味,各種各樣的招牌也譜寫出過往台灣的共同記憶。



印刷字帖

70年代開始,街頭出現了許多以字帖為範本,老師傅們再描繪上色的招牌。因為字帖流通的緣故,造成了許多不同店鋪招牌,都使用同一種字型(楷書)的現象。因此許多台灣現存的老招牌,又以楷書的數量最多,說楷書是台灣過往歷史的字型典範也不為過。



電腦字型

電腦割字出現後,許多店家的招牌字開始使用電腦割字,雖然中文字型仍為大宗,但我們也慢慢可以在街頭上發現使用歐文或日文字型的招牌,街頭的招牌風景也變得更加國際化。


時代決定材質

以最初的手寫字來說,雖然中文書法本來就存在多種傳統字體,由於不同的書寫者產生的字體差異,在公共空間產生自我獨特的辨識度。這類字型標本最多的地方,莫屬公共場所的戲院與車站,早年的手繪電影看板、片名、政令標語、車站地名和商業廣告。時代決定材質,從5、60年的手工繪製到70年代的壓克力立體字,80年代風行的卡典西德貼紙切割,或是今日的電腦彩色噴墨輸出,我們從這些應用的方式,大致就能猜出是哪個時代的產物。





看似尋常文字,背後可能是一個世代的故事

台南和內灣的老戲院,現在還能看到手繪的字體與海報。西部幾個傳統的木造車站,還留有當年壓克力立體字,或是站務員手寫公告的毛筆字。就連停靠月台上的舊型車廂,車廂外的地名牌有時也藏著驚喜。仔細用心觀察周遭,有時幾個尋常文字,背後可能就是一個世代的故事。





書法體的亞種變化

台灣街頭許多老招牌愛用的書法體,就有不少亞種。台灣70年代製作的手繪招牌,大都是使用字帖投影在招牌材料上,師傅再徒手描繪上色,這種稱為「商用字彙」的字帖,現在少數書店或網路上還能找到,有楷書、黑體、美術體等各種字帖,不同出版社的版本字源也有好幾種。有時候因為招牌師傅徒手描繪的誤差,又變化出不同風味的亞種,造就出台灣20世紀後的城市印象。



這個手寫創作應該是請美術設計過的標準字



老店字型最精彩!

商店招牌中,又以經營多年的老店字型最為精彩。這些店名的標準字,時常是當年找來重要人士提字,若是專業人士繪製的,還會反映出當時流行的時代風格。許多歷史建物,也藏著不少特殊的字型品種,像是台灣歷史上最早針對兒童用途、建於1916的北投兒童樂園,現今在馬路旁的舊門柱上還留有雋永的立體字。



全國現存最老的旗山區農會,建於1930年的建築物已經被認定古蹟,站在馬路上仰望後期增建的三樓外牆,還能見到戰後鎮農會時代縮寫的「旗鎮農」,透過由右至左的青銅字,留下時代的年輪。



這個手寫創作應該是請美術設計過的標準字


這幾年許多設計師將文化創意開始應用於商業設計,許多舊時代的字型風格又開始出現在新品牌的標準字設計上。在我這些年寫作採訪的記憶中,記憶最深刻的手繪文字,應該是當年花蓮金城冰果室牆上的菜單吧。那是該店老闆生前親手所書寫繪製,後來年邁的老闆娘為了睹物思人保留下來。該店營業的最後那幾年,仍掛在牆上說著故事。


更多Hally的文字標本採集:








本文摘自《Shopping Design》108期「生活裡的字型課」

圖片:Hally Chen